海纳百川:最具魅力的城市性格

来源:攀枝花新闻网-攀枝花日报  时间:2015-03-04 10:43:00
点击数: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开放包容

01.jpg
  西攀高速公路金沙江特大桥立交匝道。(资料图片)


  
  1984年,成昆铁路与美国的阿波罗宇宙飞船登月、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一起被联合国并称为“象征二十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

  2003年12月6日,攀枝花机场正式通航。攀枝花空中走廊打通!

  2008年,西攀高速建成通车。攀枝花有了第一条高速公路!

  ……

  随着攀枝花对外立体交通格局的初步形成,地理空间上的立体通道,赋予了攀枝花更大的发展机遇与空间、生机与活力。人流、物流、商流、资金流、信息流等各种生产要素交流、融合,打开了攀枝花对外开放的闸门,也锻造了攀枝花开放包容的城市性格。

  立体交通,

  经济发展的快速通道

  攀枝花吃早点,昆明吃午饭,晚上回市区。2月23日,正月初五,市民李立明来了次惬意的自驾车一日游。

  与他一样,如今的攀枝花人已习惯选择高速公路出行。攀枝花南北向的京昆高速公路、东西向的丽攀高速公路,让市民的出行更加便捷,更成为攀枝花经济发展的快速通道。

  李立明的父亲是攀钢退休职工,1965年从成都来到攀枝花参加三线建设。对比今昔交通变化,李老感叹不已。他回忆说,1965年,国家计委从北京、辽宁、山东、安徽、河南五省市抽调精兵强将4650人,共计各类汽车1550余辆,担负从成都、昆明运输生产、生活物资到攀枝花的任务。这就是著名的五大车队。

  那个时候,上千名驾驶员,上千辆汽车,日夜兼程,南来北往,奔驰在1300公里的川滇西线公路上。到出铁前夕,汽车为攀枝花建设运输了近1000万吨物资。当时,市区主干线有石华公路、平大公路、宝摩路、灰大路、冶金环线等;对外通道主要是108国道雅安至鱼鲊段。

  踏平坎坷成大道。50年来,攀枝花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取得了空前发展,形成了公路、铁路、航空三位一体的立体交通运输网。

  2003年12月6日,攀枝花机场正式通航。当时,攀枝花到成都坐火车要14个小时,而两地通航后,时间缩短到1个小时,到北京也可以在5个小时内实现。

  虽然没有在攀枝花机场坐过飞机,但李老却享受到了高速公路带来的便利。“儿子下班开车走丽攀高速,10多分钟就能开回我们在瓜子坪阳光馨园的新家。”李老乐呵呵地说。现在,李立明的父亲回成都老家、到昆明游玩等,基本上都是坐儿子的车前往。

  通过攀枝花市交通运输局会议室墙上的交通图可以看到,攀枝花至昆明的高速公路全线通车,四川到东南亚最近的一条大通道从攀枝花穿境而过。

  2014年12月,攀枝花至大理高速(四川境)动工建设,意味着攀枝花境内的高速公路划出了一个“圆”。

  攀枝花开发建设大事记

  (1997—2000年)

  ●1997年3月31日,攀钢二期工程建设全部项目竣工投产。攀钢二期工程自1986年1月14日开工,历时11年,投资93.59亿元。

  ●1997年7月1日,盐边新县城竣工落成,县城搬迁启动。

  ●1998年7月17日,攀钢(集团)公司五氧化二钒工程高钒铁生产投产,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产钒国。

  ●1998年9月1日,攀枝花市率先在全国启动天然林保护工程。成为全国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发源地。1998年至2008年的10年间,攀枝花实施造林220814.8公顷,全市森林覆盖率由50%提高到2007年的59%,森林蓄积以每年40万立方米的净量增长,全市单一林种逐渐多样化为“乔、灌、草”复合生态,生物多样化得到保护和发展。

  ●1999年2月13日,新华街改造工程竣工。该工程拉开了全市旧城改造的序幕,攀枝花市旧貌换新颜。

  ●1999年4月18日,江泽民再次视察攀枝花。

  ●2000年3月18日,攀枝花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挂牌成立。该集团公司矿区总面积209平方公里,已探明煤炭储量4.5亿吨,为攀西地区最大的煤炭生产基地。

  兼收并蓄,展现包容的城市品格

  1999年,在全国公认的酒乡四川又多出了个以“二滩”命名的系列酒。而二滩酒业有限公司远在川西坝子,与二滩电站相距近千里。

  川西坝子酒厂咋会来到攀枝花认个“亲家”,而且改名换姓,就好像当了个“倒插门的女婿”?

  公司总经理郭平这样回答:“二滩有没有名?攀枝花有没有名?这就是名人效应,无价之宝!攀枝花地处川西南,一花独放,名声在外,就是没有自己的白酒,这个事我们关注多年了。”

  凭借“二滩”之名,郭平开创了自己的品牌。而攀枝花则依托“二滩”之实,配套开发建设了四川攀枝花钒钛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开启了工业经济“退城入园”的发展新篇章。

  赵玉典,这个河南省淅川县的汉子,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贫困的家境使他产生了长大后干一番事业的强烈愿望。1987年,他拿出之前闯荡时赚到的两万元钱,回到家乡率先承包了一个石墨矿,由此走上了创业之路。不久,第一批酸化石墨问世,这种新型无污染保温剂,刚推向市场便受到一些钢厂青睐。

  “敢打敢拼,身上有股很强的韧劲。”熟悉赵玉典的人这样评价他。上世纪90年代初,全国各大钢厂迫切需要一种既能脱氧又能净化钢水的复合型脱氧剂。赵玉典立足当地资源优势,于1992年10月建起了淅川县冶金材料厂。为掌握生产这种新产品的技术,他远赴北京、重庆向专家请教,经过6个多月的上百次试验,累计耗资160万元,成功生产出硅铝钡铁复合脱氧剂。随后又相继攻克了生产硅铝钡钙、硅钡钙复合脱氧剂的技术难关。三种产品都获得了国家专利,全国各大钢厂的订单如雪片般飞来。

  2000年10月,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率领精兵强将赶赴攀枝花,决定注册“攀枝花市玉典电冶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年产3.3万吨多元铁合金项目,建成后年销售收入可达3.3亿元。

  亿元企业!这是当年攀枝花非公有制企业无法望其项背的规模,这在当年攀枝花的国有企业中也不多见!

  在省政府批准园区设立的文件起草后等待签署时,市领导亲自部署:一定要解放思想,打破常规,创造最好的投资环境,让投资者以最快的速度将工厂建起来。

  2000年11月,玉典电冶公司破土动工;2001年5月,一期工程4台冶炼炉建成;2001年6月18日正式生产出产品。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开放包容的城市性格,成为了攀枝花跨越发展的力量源泉。

  □本报记者 晏洁

  扩大开放,探索创新中铸造辉煌

  “1986年11月30日,国务院批准渡口市为全国第二批开放城市。”在我市经济部门工作30余年的吕银超,是攀枝花对外开放的见证者。他回忆说,1986年,市政府以发展横向经济技术联合为重点,推行对外开放工作,制定了《关于实行对外经济技术协作优惠政策的决定》,制定了对外经济协作的12条优惠政策等。

  随后,攀枝花继续以发展横向经济联合为重点,开展跨行业、跨城乡、多层次、多渠道的经济协作。

  “二滩水电站,是攀枝花对外开放的一个重大里程碑。”肖光辉精通多国语言,曾参与二滩水电站建设。忆往昔,肖光辉说,二滩水电站是一个浸透了43个国家建设者心血和汗水的世界级现代化工程,也是改革开放的中国走向世界的标志性工程。现在,当年国外建设者们的居住地——欧方营地被冠以“小联合国”之称。

  “当时,我们在山腰用望远镜观看水电站建设,施工场面太宏伟了,好几个足球场大的施工场地上全是人和大型机械设备。”肖光辉说,为了在二滩大坝附近设置一个观景台,他曾多次与雅砻江水电开发公司协商。“能够让更多的游客用镜头记录二滩水电站的雄伟”,这也了却了肖光辉的一大心愿。

  对外开放,没有终点。2012年,市委决定组建驻点招商小分队,经过各区(县)及市级相关部门推荐、差额比选,10名基层干部脱颖而出,分赴北京、上海、深圳、成都,驻点负责攀枝花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成渝”地区的招商引资工作。

  通过“走出去”“引进来”并举,实施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充分开放合作,沃尔玛、恒大等诸多国内知名企业和品牌进驻攀枝花,填补产业短板、优化经济结构,为建成区域性的综合交通枢纽、区域性的商贸物流中心和四川通向东南亚的经济社会发展高地提供了强劲的动力和支撑。

  回首50年的建设历程,“不沿边、不靠海”的攀枝花始终在开放中探索前行、汲取养分;在开放中孕育创新、创造奇迹;在开放中兼收并蓄、铸造辉煌。

版权信息:攀枝花新闻网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上一篇: 追逐梦想:凝聚磅礴的中国力量
下一篇:华丽转身:从钢铁基地到阳光花城
搜索:   
银河棋牌网